再深点使劲啊到了

再深点使劲啊到了

一法以桑灰、童子小便和作丸。又《尔雅》云∶杨,蒲柳也。

每服二钱,温酒卧时服,以滓敷之,接骨甚妙。 弘景曰∶东行桑根乃易得,而江边多出土,不可轻信。

木肾疝气∶楮叶、雄黄等分,为末,酒糊丸梧桐子大。此症风涎潮于上,胸痹气不通,宜用急救稀涎散吐之。

作汤浴,去风疮疥癣。金疮血出∶柳絮封之。

李仲南《永类方》云∶治香港脚诸病,用荆茎于坛中烧烟,熏涌泉穴及痛处,使汗出则愈。【发明】时珍曰∶牡荆苦能降,辛温能散;降则化痰,散则祛风,故风痰之病宜之。

状似青桐,叶有丫。冷醋调服一钱,血崩以煎匕服,神效不可具男妇肿疾,不拘久近,暴风入腹∶妇人新产上圊,风入脏内,腹中如马鞭,短气。

Leave a Reply